故把研学实践教育基地当做别墅,当场逼死人命后继续强拆

2019年11月30日,河南省济源市承留镇政府组织二百余人浩浩荡荡开往济源市泊心山居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准备强行拆毁该公司建筑。当时房顶站着被害人李某,一手拿刀,一手拿毒药瓶,称如果强拆,就喝毒药,以死相拼。现场人员丝毫不顾及被害人情绪,仍然继续组织人搬运东西,并让挖掘机开进现场,准备强拆。李某情绪极度失控,发出最后警告,但拆迁队丝毫不管不问,直接开始强拆。李某看见后,毫不犹豫喝下毒药。后很快李某抢救无效死亡。

明知李某死亡,拆迁工作丝毫未停,全面开始拆毁。瞬时好好的一个研学实践基地变为瓦砾堆。

济源市泊心山居农业开发有限公司2016年下半年开业,主要是经营休闲农业和户外实践教育,2018年被市里评为“济源市研学实践教育基地”,是河南省研学旅行教育协会会员,同时也是多家单位的实践教育基地和拓展基地。目前已制作完成七十余个课件,包括古老的农耕、造纸、印刷、指南针、纺花、制作豆腐等和现代的无线电测向、无人机、科技小制作等,还有关注孤寡老人、环保、农忙季节帮忙、我是小小兵等社会责任担当等,吸引了大批的学生来基地学习动手实践。

截止拆毁前已接待学生达到5000余人,受到多所学校和幼儿园的好评,也得到了周边老百姓的赞扬。

公司的住宿条件。全部均为单人间,上下铺,二层为公共卫生间。大餐厅,占地三百余平方,分上下两层,可同时容纳学生500余人就餐,大餐厅内摆置桌椅均为学校常用的连体桌椅。

就是这样的一个研学实践教育基地竟然被济源市承留镇政府别有用心的领导上报为所谓的违建别墅,而令人惊奇的是,济源市违建指挥部也同意定为违建别墅,并上报到河南省。

公司据理力争,分别向违建指挥部,市领导递交了相关证明与信件,要求派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或者省级巡视组成员到现场实地查看,是否为违建别墅。在公司的一再要求下,市政府给出答复:疑似别墅风格。也未派任何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者请上级领导现场查看,就开始强行拆毁。

在基地被拆毁前,公司未收到任何书面行政处罚通知书或者文件。所有一切都是口头通知,仅仅知道公司是违建别墅,至于为什么是违建别墅,原因,性质,占地面积,怎样处理等,均不清楚。以至于公司想提出行政复议都不能提起就被拆掉。

政府弄虚作假,将建设用地改为耕地,将荒地改为林地,强行拆毁。

公司为研学实践教育基地,基地具体形状为两山夹一沟,地图上显示公司的整条沟内均为耕地。但实际情况是该图弄虚作假,但政府明知如此,仍然强行拆毁,损失达近千万元。

基地内有三处明显不是耕地,

一是基地内住宿部分为老宅基地,为建设用地(最新地图显示该地为建设用地,猜想应该是上报后害怕公司向上反映,所以被迫变更),该地块上是允许盖房子的,公司的住宿建筑部分是合法建筑。

二是紧挨着老宅基地下方的一大块地为荒地,不能耕种(显示为耕地);

三是基地内至今仍然常住的一户居民,宅基地是建设用地,手续齐全,但显示为耕地。

对于以上公司提出的问题,市里领导不予解释,回答。

大餐厅所占荒地属于承留镇孤树村一组,为紧挨着村民耕地的荒地(用当地话讲,就是地头除去的三丈,仍属集体所有)。由于荒地高低不平,当地村民从未开垦,长满荒草。当地村民均知晓该地块并非林地,本身也不适合种庄稼,也荒了多年,不知何故定为了林地。

拆迁致李某死亡后,最令人愤怒的是当地政府的态度。不是积极去安慰受害人家属,而是排出大量的刑警队员,分成三组,不分黑夜白天的对着公司的股东、员工进行轰炸,说是为了挖出所谓的幕后主使人,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强拆导致人命,仍然认识不到错误,还要威胁恐吓,说要拘留,定罪等之类的话语。法律规定,传唤证人最多不能超过12个小时,但济源市公安局用连续传唤,多次传唤的手法加以应对。并让我们不能离家,随时听候通知,导致亲属朋友之间家门也不敢出,电话也不敢打,只要打电话第二天立马通知让去说明情况,生活完全打乱,而且死者遗体也不让见,不知什么原因。我们真的忍无可忍,实在不行,就以第二次血的代价来揭露这黑暗的一幕。

综上所述,济源市承留镇政府故把研学实践教育基地当做别墅,当初逼死人命后继续强拆,完全不顾他人性命之忧。严重违背了执法意愿。所以希望上级部门能够依法彻查揭露本次强拆的黑暗,对威胁恐吓不顾他人性命者依法追究责任,并对被害人家属作出赔礼道歉,好好安抚家属,积极赔偿,还被害人一个说法,维护法律的尊严。